胡律师:13306647218

一审没有管辖权怎么办!受案法院对重大毒品犯罪案件没有管辖权

时间:2021-07-06 17:13:58

一、重大毒品犯罪案件中“犯罪地”的扩张解释应当有边界。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人民法院管辖。如果更适合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审判,可以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2008年《大连会议纪要》规定毒品犯罪的区域管辖以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为依据,以犯罪地管辖为主,被告人居住地管辖为辅的原则。考虑到毒品犯罪的特殊性和毒品犯罪的侦查体系,“犯罪场所”不仅可以包括预谋场所、筹集毒品资金的场所、进行交易的场所、生产毒品的场所,还可以包括藏匿、转移、走私或者贩卖毒品资金、赃物、毒品的场所等。被告人的住所不仅包括被告人的永久住所和户籍所在地,还包括其临时住所。对于已经进入审判程序的案件,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管辖权异议。异议经审查成立的,或者受诉法院认为无管辖权,案件更适合由本院管辖的,受诉法院应当向与有管辖权的法院共同的上级法院报告,依法指定本院管辖。

从上述规定可以知道,鉴于毒品犯罪的特殊性和毒品犯罪的特殊侦查制度,与犯罪人、毒品、毒资、赃物基本有联系的地方法院都有管辖权。

显然,2008年《大连会议纪要》对犯罪地点做了扩大解释,但笔者认为对“犯罪地点”的扩大解释应该有边界,不能沿着毒品流通通道无限向两边延伸。犯罪地的边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5条规定的规则和基本原则。以案件的法院为标准点,基于地域管辖的规定,判断被指控毒品犯罪的被告人是否具有管辖权。

比如A把十块海洛因卖给云南西双版纳的B,B运到昆明,再卖给C,C把海洛因运到广西南宁,再卖给丁,丁把五块海洛因运到广东A市,再卖给E,E再把一些海洛因运到湖南,卖给自己住在湖南。一名城市警察逮捕了A、B、C、D、E和他们自己。甲方、乙方、丙方、丁方、戊方、乙方的住所不在广东省某市。笔者认为A市法院对丁、E有管辖权,对A、B、C、自无管辖权,因为A、B、C、自相关的犯罪地点、居住地与广东A市无关联。同样道理,南宁法院对C、D都有管辖权,不能延伸到A、B,也不能延伸到E和自己管辖,除非住在南宁。

受案法院对重大毒品犯罪案件没有管辖权,有必要提出吗?

二、为什么重视重大毒品案件中运用管辖条款的辩护。

(一)不同地区实际掌握的毒品死刑数量标准不同。

我国幅员辽阔,发展不平衡,毒品形势各异严峻。销售两公斤冰毒的数量已经达到mainland China地方法院对毒品判处死刑的实际标准,而没有达到云南边境城市地方法院对毒品判处死刑的实际标准。

利用管辖法律的规定,将内地法院的毒品案件交由云南边境城市法院审理,显然对当事人极为有利。

010年到1010年,不同省份的毒品形势不同,打击力度也会不同;即使同一个省份不同地区的毒品情况不同,打击力度也大不相同。在某省A市销售500克以上海洛因可判无期徒刑,而在该省B市销售300克以上海洛因可判无期徒刑。可以利用大数据搜索不同地区公布的法院判决文件和政策,判断当地禁毒力度,利用管辖条款为当事人赢得更有利的管辖法院。

(二)不同地区毒情形势不同,打击力度有明显差异。

最高人民法院第551号指导性案例《闵光辉等人贩卖毒品案》认为,兰州中院、甘肃高院以闵光辉系毒品累犯,贩卖毒品数量较大为由判处其死刑,应予严惩。但是,因为犯罪地点、户籍所在地和居住地

在重大毒品死刑案件中,仍有案件法院无视地域管辖规定,要求辩护人查明并选择合适时机运用管辖条款挽救当事人生命的情形。

受案法院对重大毒品犯罪案件没有管辖权,有必要提出吗?

010年至1010年,发现受案法院对重大涉毒犯罪案件无管辖权,或者受案法院对一两起涉毒犯罪事实无管辖权,应综合考虑是否使用管辖条款进行抗辩,适时维护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

案例:2018年,警方逮捕了来自邻国的被告人张三。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三在邻国向被告人李四销售海洛因共计150件。李四多次将涉案海洛因走私入境,卖给王武。王武向刘妈等人出售海洛因,刘妈等人向各自家中出售海洛因。部分药品最终销往A省A市。起诉书还指控被告人张三2011年在B省运输海洛因50枚。某省某市中级法院认定事实与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基本一致,以走私、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被告人张三死刑。

被告人张三的二审律师认为,一审法院对此案无管辖权,因为2011年涉嫌毒品运输案发生在B省,毒品被B省公安查获。张三是B省人,住在B省,作案地点和住所与A省A市无关联。对张三来说,另一起涉嫌走私贩卖的犯罪发生在邻国。张三把毒品卖给了邻国的李四,李四又走私入境。与张三有关的案发地点与A省A市无连接点,张三也不在该市居住。张三的下一个家庭李四是C省人,住在C省。

二审律师没有想到,由于部分毒品最终转移至A省A市,该市法院对张三涉嫌毒品犯罪具有管辖权。此案涉及的部分毒品经过五六笔交易后去了A省A市,A市公安循此线调查,最终抓获张三。由于与张三及其下一任家人李四有关的作案地点和住所不在A省A市,且张三和李四无法预测部分毒品在交易时会转移到A省A市,因此无法机械理解所谓的毒品走私目的地为A省A市,市法院对所有涉毒行为人均有管辖权。

既然二审律师认定法院对本案没有管辖权,是否有必要提出管辖权条款为其辩护?何时提出管辖权条款的辩护意见?不同的辩护人有不同的选择,但我认为应该选择合适的时机,最大限度地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对吗?

总之,重大毒品犯罪案件管辖权条款的抗辩,应当从全局考虑,适时提出,追求对当事人最有利的判决结果。

受案法院对重大毒品犯罪案件没有管辖权,有必要提出吗?

作者:王红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