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法院管辖权异议怎么提,但原告向受诉法院起诉后

时间:2021-07-09 18:46:29

【裁判要旨】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合同中虽然约定了管辖法院,但原告向受诉法院起诉被告关于合同纠纷一案后,受诉法院就该案开庭审理,被告到庭应诉且未提出管辖权异议,应视为双方对约定管辖进行了变更。原告起诉要求被告配合办理案涉土地及房屋过户手续,虽涉及不动产,但并非因不动产所有权、使用权等权利确认发生纠纷而引起的诉讼,不属于应适用专属管辖的情形,也不存在违反级别管辖的情形,故受诉法院对该案具有管辖权,不得再以双方存在管辖约定或者属于专属管辖为由移送案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最高人民法院法〔2019〕78号

http://www .搜狗网:长春吉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http://www .搜狗.com:长春凯旋生物技术研究院

原告长春吉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春吉剑公司)与被告长春凯旋生物技术研究所(以下简称长春凯旋研究所)于2015年6月9日向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吉林宽城区法院)提起诉讼。

长春吉剑公司称,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辽宁省人民政府2000年2月21日发布的(2000)7号文件,原隶属于沈阳军区后勤部的凯旋生物及其资产划归地方,沈阳医药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医药公司)为凯旋生物的唯一投资方。2006年6月30日,沈阳医药公司委托拍卖凯轩生物在长春市宽城区拥有的部分土地和房屋资产。2006年7月5日,原告参加拍卖竞价,以95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拍卖标的。2006年7月13日,沈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作出《关于对长春市凯旋生物技术研究所部分资产转让评估项目予以核准的批复》号决定。2006年7月17日,原告向沈阳市产权拍卖有限公司支付了950万元的竞买价款,同日,凯旋生物向原告交付了拍卖标的所涉及的房产、土地证及相关文件,凯旋生物、沈阳市产权拍卖公司与原告签订了《交接清单》,原告实际收到了拍卖标的。之后,原告要求被告将拍卖标的房屋及土地转让,但被告始终未办理。故要求被告配合办理位于长春市宽城区的土地及房屋的过户手续。

吉林市宽城区法院认为,原告请求被告配合办理更名过户手续系双方签订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的附随义务,故本案为合同纠纷。被告在庭审中提供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上标注“本协议系甲乙双方拍卖前签订,本协议无效,7月19日拍卖后签订正式协议”,原告拒绝认可本合同。经审理,被告重新提交了双方签署的正式《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其中合同第七条规定,因履行本合同发生的任何争议,由甲方主管部门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经查,甲方长春凯旋生物技术研究院上级主管部门为沈阳国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位于沈阳市和平区,双方合同也是在沈阳市和平区签订的。本案由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管辖。2017年7月24日,裁定将该案移送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被告住所地和合同履行地均为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未提出管辖权异议,不违反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故由吉林省宽城区法院管辖。被告经审理后重新提交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第七条规定,本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争议的,由甲方主管部门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但本协议约定的管辖法院并非《民事诉讼法》第34条规定的与争议实际相关的管辖法院,因此该条款无效,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对此案无管辖权。另外,本案虽为合同纠纷,但合同标的物属于不动产,故适用专属管辖,即应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