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债权人管辖权怎么办【债权转让中的管辖权问题解读】

时间:2021-06-29 01:30:46

债权债务关系中,债权债务均可转让,但必须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债务转让中,债务受让人的偿债能力会直接影响债权人的利益,因此对债务转让的限制比债权转让更为严格;但在债权转让中,似乎只有债务人变更了对方清偿债务,实体的法律关系并没有受到很大影响。然而,一旦纠纷被提交法院,往往被当事人忽视的管辖权问题就成为实践中的焦点和难点。

债权转让的相关法律规定

《合同法》第79条规定了债权转让的条件,一般肯定将全部或部分债权转让给第三人的效力,但不按债权性质转让、不按当事人约定转让、不依法转让三种情形除外。即将实施的《民法典》第545条在现行规定的基础上,增加了债权人违反债权转让条件转让债权对第三人的对抗效力:当事人约定非货币债权不得转让的,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当事人约定货币债权不得转让的,不得对抗第三人。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债权的性质是货币债权,那么关于当事人之间债权不可转让的规定,既可以对抗善意第三人,又可以对知道约定的“恶意第三人”产生对抗作用。

《民法》第546条还规定,债权人应当将债权转让情况通知债务人。债权人不履行通知义务的,债权转让对债务人无效。也就是说,债权人转让债权不需要取得债务人的同意,只需要通知债务人即可。未经债权人通知,债务人仍向原债权人清偿的,该清偿有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十三条解释了合同转让后的管辖,可适用于债权转让:合同转让的,合同的管辖协议对合同的受让人有效,除非转让时受让人不知道有管辖协议,或者转让协议另有规定,且原合同的相对人同意。

原则上,债权转让不影响按照原合同关系认定案件管辖

从法律关系来看,债权的转移是以原债权债务为基础的。受让人要实现权利,必须以原债权债务为基础,在原合同成立时,管辖权随之确定;从权利义务来看,债权转让只是改变债权主体,并不改变债权人和债务人的权利义务;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债权转让只发生在债权人与受让人之间,债务人不是合同的主体,债权转让合同并不为债务人设定新的权利和义务。因此,原则上债权转让后,以转让前的管辖为准。即当事人之间有约定管辖的,该约定反映了双方签订合同时对管辖的真实意思表示。债权转让后,原约定的管辖对债权受让人继续有效;当事人之间没有管辖权协议的,根据合同管辖的一般原则,应当以被告住所地和合同履行地为管辖权。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合同履行地”是债权转让前的合同履行地。

李志刚新乡程琳纸包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程琳公司”)与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伊利公司”)债权转让合同纠纷案中,程琳公司将其对伊利公司的债权转让给李志刚。在程琳公司与伊利公司签订的合同中,双方就管辖权问题达成如下协议:

经法院审查,根据《合同法》第82条的规定(注:此对应《民法典》第553条),债务人收到债权转让通知后,可以向受让方主张债务人对转让方的抗辩。本规定中的“抗辩”当然包括诉讼管辖权抗辩。当原合同关系形成时,相应的管辖权将立即确定,要么遵循约定的管辖权,要么遵循法定管辖权。在没有约定管辖的情况下,被告所在地必须是法定管辖的连接点,被告所在地法院必须有管辖权。在这种情况下,受让人对诉讼管辖权的抗辩必然是不合理的。如果按照合同履行地确定管辖权,由于受让人和债务人不存在合同关系,只能按照基本合同确定合同履行地。本案基本合同规定合同履行地为“呼和浩特市金山开发区”。最终法院裁定伊利公司管辖权异议成立,将案件移送相应法院管辖。

原合同对管辖存在约定的,应当告知债权受让人

从维护交易公平稳定和保护受让人知情权的角度出发,债权人转让债权时,应当将原合同中关于管辖权的约定告知受让人。否则,合同转让时受让人不知道有管辖协议的,原管辖协议对受让人无效。在诉讼中,受让人主张原债权人未告知其管辖协议的,受让人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搜索类似案件后,受让人的举证责任更重。换句话说,原债权人在转让债权时只需向受让人提交原合同,不需要具体提示其管辖条款,即原债权人已经履行了相应的告知义务。受让人不履行注意义务的,应当自行承担不良后果。

唐山田弘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田弘公司”)、江苏南通三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建公司”)与唐山冀东水泥徐建混凝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徐建公司”)债权转让合同纠纷案中,徐建公司将其对三建公司的债权转让给田弘公司,原合同有管辖协议,后三方因债权转让发生纠纷,向法院提起诉讼。

经审查,法院认为,债务转移抵销合同规定“本合同生效之日起10日内完善相关手续,包括甲方向乙方交付债权的相关文件(合同、声明等凭证)”,田弘公司起诉时还提交了预拌混凝土销售合同,表明债权受让人田弘公司在转让债权时知道有管辖协议,因此预拌混凝土销售合同中主管法院的协议对田弘公司有效。由于田弘公司提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法院最终不支持其管辖权异议。

若债权转让协议对管辖另有约定,需取得债务人的同意

原债权人与受让人在债权转让协议中另行约定管辖的,必须征得债务人同意,方可发生法律效力。未来汽车(苏州)有限公司与南京海云特种金属有限公司债权转让合同纠纷案中,虽然本案涉及的债权是统一转让的,但债权转让协议对应的协议、合同分别约定向仲裁机构仲裁和向法院提起诉讼,上述合同是独立的合同,对应不同的债权。经审查,法院认为,上述协议是原债权人、债务人和受让人的真实表达,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因此是合法有效的。本案的管辖权应根据转让合同的约定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