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合同管辖权异议怎么办{合同明明约定了管辖法院}

时间:2021-07-11 11:53:37

火星

近日,当事人徐某缴纳罚款3万元。据悉,绍兴柯桥区法院法庭在审理三起小额贷款合同纠纷案件时,发现许滥用管辖权异议,遂对其作出处罚。

2017年至2018年,柯桥区某贷款公司与当地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两份借款合同,与绍兴某开发建设公司签订了一份借款合同,徐等人为这三份借款合同项下的债权提供了担保。合同签订后,贷款公司发放贷款。但上述公司均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利息,徐等担保人未履行担保义务。

2020年7月1日,贷款公司将上述两家公司及徐等人诉至柯桥区法院。

庭审结束后,徐某提出管辖权异议,要求将案件移送其居住地温州法院。但法院工作人员发现,原被告与被告签订的合同明确规定了管辖法院。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利纠纷的当事人可以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这实际上与争议有关。人民法院的管辖权不得违反本法关于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

本案涉及的合同及其他证据中关于争议解决的条款均反映了双方就管辖权达成一致,即双方发生争议时,选择在原告住所地法院起诉,原告住所地为柯桥区。因此,柯桥区法院对此案具有管辖权,驳回了徐的管辖权异议。

“徐某明知与原告签订的担保合同及与担保合同相关的借款合同均有明确规定的管辖权,但法院判决驳回后他仍提出上诉。诉讼的恶意拖延是显而易见的,违背了民事诉讼应遵循的诚实信用。该原则阻碍了法院审理此案,并决定对徐滥用管辖权异议权处以3万元罚款。”该案负责人表示,在司法实践中,由于提出管辖权异议的条件相对宽松、法律成本较低,部分当事人滥用管辖权异议程序,不时拖延审理进程。法院对提出管辖权异议的恶意行为进行了处罚,对提高民事诉讼效率具有积极意义,也提醒当事人诚实、理性、合法行使诉讼权利,共同营造公平、公正的诉讼环境。

来源:浙江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