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民事管辖权异议怎么写?涉外民间借贷有关的管辖权异议典型案例解析

时间:2021-07-11 17:34:14

文|龚(深圳)律师事务所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2015年9月1日实施,明确借款人与贷款人未约定合同履行地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接受货币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结合《民事诉讼法》第23条关于合同纠纷管辖的规定,原告和被告所在地法院均有权管辖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对于涉外民间借贷案件的管辖,应当根据前述法律规定,结合《民事诉讼法》《涉外民事诉讼特别区域管辖规定》第二百六十五条、地方法院审级管辖和集中管辖的规定及批复,确定管辖法院。本文分析了两个经典案例,阐述了如何确定涉外民间借贷案件管辖法院的路径分析,以及涉外民间借贷案件管辖与涉外传统民事案件管辖的区别。

案例来源1: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辖终17号民事裁定书

案情简介:上诉人陈某(新西兰籍,一审被告)因被上诉人石某(中国公民,一审原告)与一审被告冯某之间的民事借款纠纷管辖权异议,不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粤民初(2017)54号民事裁定,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陈某认为石某在mainland China居民身份不实,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石某为mainland China居民,判决其以此身份提起诉讼;陈某的国籍和惯常居住地是新西兰。根据《民事诉讼法解释》第532条,本案应由新西兰有管辖权的法院审理。请求撤销原裁定,驳回师的诉讼请求。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陈某的管辖权异议具有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裁定驳回陈某的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解析:

一、施某系接收货币的一方,接受货币一方所在地可作为合同履行地,合同履行地法院有管辖权

一审原告石某、一审被告冯某均在中国广东省广州市有住所。本案无证据证明一审被告陈某在中国有住所。《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五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或者其他财产权利纠纷,对在中国没有住所的被告提起诉讼,合同在中国签订或者履行,或者诉讼标的在中国,或者被告在中国有可供扣押的财产,或者被告在中国有代表机构的, 可以由合同签订地、合同履行地、诉讼标的所在地、可供查封财产所在地、侵权行为地或者代表机构所在地的人民签署。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规定,借款人与贷款人对合同履行地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事后又没有达成补充协议,根据合同有关规定或者交易习惯无法确定的,合同履行地为货币接收人所在地。本案中,借款合同未约定履行地点,事后合同双方也未达成补充协议。石某作为贷款人,要求借款人偿还贷款本息。就偿还债务而言,石某是收款方,其住所地在广东广州,可作为合同履行地。

二、施某起诉请求陈某、冯某连带偿还借款本息金额达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管辖诉讼标的额标准,本案应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管辖

根据《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的规定,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管辖诉讼标的额在2亿元以上,一方住所地不在其管辖范围内或者涉及涉外、涉港澳台的案件。本案中,石某起诉陈某、冯某共同偿还借款4.28亿元及其利息,本案争议标的金额已超过2亿元。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为冯所在法院之一

《广州市公安局关于施某户籍情况的复函》第532条规定,涉外民事案件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并告知其向更方便的外国法院提起诉讼: (一)被告请求将案件交由更方便的外国法院管辖,或者提出管辖异议的;(二)当事人没有约定选择中国法院管辖的;(三)案件不属于中国专属管辖;(四)不涉及中国国家、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利益;(五)案件争议的主要事实不发生在中国,且案件不适用中国法律,人民法院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有重大困难的;(六)外国法院对案件有管辖权,审理案件较为方便。本案中,被告之一冯某的住所地为广东省广州市,争议借款事实发生在中国,故本案不具备《清远市公安局复函》第532条第4项、第5项规定的情形。主张该案应由新西兰法院审理,并据此要求法院驳回师的诉讼请求,该诉讼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三、施某中国内地居民身份是否被注销不影响本案另一被告住所地及合同履行地认定

案情简介:原告尹某(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向深圳市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起诉被告郭某(身份证住址为陕西省Xi市雁塔区)、深圳市前海某汽车服务公司。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受理后查明,2019年10月,原告尹某与被告郭某发生恋爱,原告尹某为被告郭某购买了一辆宝马三系轿车。因被告郭某不具备本市新增机动车购置指标资格,被告郭某受让深圳前海某汽车服务公司股权,以新增机动车购置指标资格登记宝马轿车所有权。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认为,本案纠纷系原被告与被告之间的关系所致,原告为被告郭购买车辆的目的是为双方结婚做准备。被告郭也证实,本案事实为男女朋友之间关于无偿赠与财产的纠纷,并非民间借贷纠纷,双方无借贷协议。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裁定,该案移送至陕西省Xi市雁塔区人民法院。

四、本案不适用 《民事诉讼法解释》 第五百三十二条第四项、第五项之规定

案例来源2:(2020)粤0391民初3297号之一民事裁定书

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诉讼法解释》、《民事诉讼法解释》第二十三条规定,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对深圳市辖区内涉及港澳台的涉外商事案件实行集中管辖。本案中,由于原告对案件法律关系的误解,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向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原告系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起诉事由为民间借贷纠纷。作为商事案件,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应依法受理。经审理查明,本案案由实际为同居纠纷,并非商事案件,而是传统民事案件,故审理本案的法院应根据民事诉讼法的一般管辖权确定。由于本案法律关系发生变化,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对本案失去管辖权。

律师解析:

虽然被告郭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提交了其在本市的居住证,但居住证显示已经过期(2018年5月25日过期)。被告郭无在本市居住一年且有固定住址的证据,深圳其他法院无管辖权。被告郭的身份证载明其住址为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户口本载明被告郭的住址为陕西省市延安区。同时,据记载,其户籍由延安市宝塔区迁入陕西省Xi市雁塔区。《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对公民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被告住所地与其经常居住地不一致的,由经常居住地人民法院管辖;对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因被告人郭实际居住地为市雁塔区,在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的情况下,本案应移送有管辖权的市雁塔区人民法院。

一、本案法律关系由民间借贷纠纷变更为同居关系析产纠纷,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一般管辖原则确定管辖法院

虽然深圳前海某汽车服务公司的住所地在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管辖范围内,但本案实际上是原告与被告郭的同居纠纷案。被告是否应当承担民事责任,需要在审判过程中查明和确定。管辖权不能以原告起诉深圳前海某汽车服务公司为被告之一来确定,而应以相关案件的基本法律关系来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