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行政管辖权怎么办(最高法判例:行政管辖权与职权法定原则)

时间:2021-06-29 17:25:54

——金宏诉湖北省政府计划生育行政奖励案

【裁判要旨】

履行法定职责的诉讼,并不意味着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任意向行政机关提出请求,行政机关有履行请求的义务。提起诉讼履行法定职责是有一定条件的,这一点在最高法院深野的行政裁定中已有论述。2864 (2016).条件之一是向有管辖权的行政机关提出。管辖权是行政机关活动的依据和范围,不仅包括行政机关是否负责申请人申请的专业事务,还包括同一专业事务中不同地区、不同级别的行政机关之间的具体管辖权划分。判断行政机关对某一事项是否具有管辖权,或者是否具有申请人申请履行的法定职责,必须以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具体规定为依据,这也是法定职权原则的要求。

【裁判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政裁决

(2018)最高法行申297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金红,女,1948年7月24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奉贤区。

委托代理人张明,男,1948年7月5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奉贤区。是金宏的老公。

再审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湖北省人民政府,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洪山路7号。

法定代表人:王晓东,省人民政府省长。

申请再审人金宏因不服湖北省人民政府计划生育行政奖励案,不服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鄂钟惺第1110号行政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根据法律,法院组成了一个合议庭,由李光宇法官、魏延法官和童蕾法官组成,并对该案进行了审理,该案现已结束。

金泓向本院申请再审称:金宏履行职责提起诉讼,要求湖北省人民政府兑现其计划生育奖金。《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以下简称《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二十九条是对省政府的授权,省政府有相应的法律责任。上一次诉讼,省计生委是被告,省计生委答复说不是合格被告。这次省政府是被告,一审判决想推给省计生委。金宏没有兑现计划生育奖金是事实。一审裁定缺乏事实依据是不合理的。一审和二审裁定“金宏起诉书”一段伪造,断章取义。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在裁决中说湖北省人民政府“明显不具备”或者“不具备直接制定计划生育奖励办法的法定义务”而不举行听证或者不进行量刑或者裁决,是荒唐可笑的。综上,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申请再审,请求:1。撤销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鄂行建第1110号行政裁定和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鄂01第470号行政裁定;2.判决湖北省人民政府依法兑现再审申请人的计划生育奖金,补发未发放十年以上的计划生育奖金。

本案再审申请人金宏提起诉讼,要求湖北省人民政府兑现其计划生育奖金,并补发一次之前的奖金。这属于诉讼类型中履行法定职责的诉讼。履行法定职责的诉讼,并不意味着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任意向行政机关提出请求,行政机关有履行请求的义务。提起诉讼履行法定职责是有一定条件的,这一点在最高法院深野的行政裁定中已有论述。2864 (2016).条件之一是向有管辖权的行政机关提出。管辖权是行政机关活动的依据和范围,不仅包括行政机关是否负责申请人申请的专业事务,还包括同一专业事务中不同地区、不同级别的行政机关之间的具体管辖权划分。判断行政机关对某一事项是否具有管辖权,或者是否具有申请人申请履行的法定职责,必须以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具体规定为依据,这也是法定职权原则的要求。本案再审申请人要求湖北省人民政府兑现并补发计划生育奖金。但根据《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湖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湖北省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退休人员计划生育奖励金发放管理办法》的规定,湖北省人民政府不要求直接发放计划生育奖金。再审申请人要求湖北省人民政府兑现并补发计划生育奖金没有法律依据。再审申请人申请再审时声称“《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二十九条的规定是省政府的授权,省政府有相应的法定职责。”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二十九条仅规定:“省、自治区、直辖市和较大城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或者人民政府可以根据本法和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制定具体实施办法。”也就是说,该条仅授权各地制定具体实施办法,并未授权省人民政府直接履行发放计划生育奖励的职责,因此再审理由不能成立。对明显没有管辖权履行职责的行政机关提起诉讼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一审和二审法院裁定驳回再审申请人的起诉和上诉没有错。一审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款作出裁定,“人民法院经阅卷、调查、询问当事人,认为没有必要开庭审理的,可以裁定驳回起诉”,没有错。另外,一审法院关于再审申请人起诉“缺乏事实依据”的判决,是指再审申请人指控的被告不具备相应的法定职责或管辖权,而不是质疑再审申请人“未兑现计划生育奖金”。

综上,再审申请人金宏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116条第2款,裁定如下:

本院认为:

2018年5月31日